澳门金莎:崇州农产品电商交易平台带“火”了合作社销售

6月下旬,四川崇州市燎原乡的宝石梨正式进入采摘季节。除了传统的商贩集中收购、消费者入园采摘等方式,今年当地果农开始尝试电商销售…

编者按

打造电商平台的背景和基础

6月下旬,四川崇州市燎原乡的宝石梨正式进入采摘季节。除了传统的商贩集中收购、消费者入园采摘等方式,今年当地果农开始尝试电商销售。“搭桥”的,正是当地供销联社搭建的电商平台。

现在,“互联网+”这个概念可谓家喻户晓。合作社也在探索通过电子商务,搭建与消费者之间的直通车,发展与规模化大农业不一样的“小而美”特色高效农业的新样态。互联网、电子商务本质上的平民化给合作社带来了新的发展机遇,使原本乡土气息浓郁的合作社实现了“弯道超车”。今天,就让我们来看一看这些“触网”的合作社。

2016年中央1号文件即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落实发展新理念加快农业现代化实现全面小康目标的若干意见》六个部分30条第14条指出:要促进农村电子商务加快发展,形成线上线下融合,农产品进城和农资消费品下乡双向流通格局。这是中央在继续聚焦现代农业具体细分领域方面,连续第4年将发展农村电子商务写入文件,而且对其扶持的力度和过去相比或有很大突破,这表明农村电子商务是当前和今后一段时间内电子商务发展的重点方面和领域。

经过一段时间的试运行,6月19日,崇州市第一个农产品电子商务交易平台“西蜀粮仓崇州味道”正式上线开通运营。为了更好地运营该交易平台,崇州市供销合作社控股成立了崇州市供销合作社联合社,作为运营主体。目前,崇州本地已有12家合作社在该平台上线销售。

中山合作社搭上“顺丰”车

供销合作社是为农服务的合作经济组织,是党和政府做好“三农”工作的重要载体,要牢记使命,牢固树立“质量立农,改革强家,电商活农”的思路,抓住农村电子商务对供销合作社带来的机遇和挑战,以时不我待只争朝夕的精神,强力推进供销合作社电子商务的发展,实现供销合作社再创辉煌的目标。

这个有着政府色彩的电商交易平台,让不少想进入电商领域的农业合作社加快了脚步。

吴才林 黄颖锋

当前,互联网电商已经成为现代流通业的“新常态”和“生力军”,面对崇州市一直是农业生产大县,农特产品品类丰富的实际,崇州市供销社切实将农村电子商务工作作为推进农村流通现代化的重要抓手,按照“信息化引领、品牌化营销、系列化服务”的要求,以专业合作社和涉农主体为依托,以农资、农产品等经营网点为支撑,确立了以信息化手段改造提升传统流通服务网络,重塑供销社农村流通主渠道的发展思路。目前,崇州市农村电子商务进入稳步发展阶段,全市各涉农企业、种养殖大户等农业生产经营主体纷纷“触电”,农村电商交易额不断增长。

“都晓得这些年电商火,我们也想搞,但是合作社能力不够,一来没有足够的运作资金,二来也没有懂行的人。”崇州市燎原乡宝石梨种植协会会长黎元康说,最近合作社一直在动员有知识的青年回来,为将来自己运营电商做铺垫,“这次借助政府搭的台子,可以深入了解下电商这个领域,积累经验,以后条件成熟可以自己运营一个平台。”

初夏已至,广东中山的水果、鱼虾等拳头农产品又进入大规模上市的时节。对于不少“单打独斗”的农户来说,收成好不一定意味着赚钱,其中玄机就在于不少农产品存在销售瓶颈,因此效益时好时坏。近日,中山市内的水产养殖合作社及水果种植合作社,与国内物流巨头顺丰速运对接,尝试让中山农产品搭上“互联网+”的顺风车,进入顺丰嘿客便利店系统,打破销售困局,拓宽销售渠道。

开展农村电商基本做法

“土而奇”白头创意农业园区产的土鸡蛋,是当地比较有名气的农特产品。尽管园区自己的电商平台已经运营了一段时间,但“西蜀粮仓崇州味道”上线时,园区仍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加入。

延伸产业链,却遇销售困境

组建电商公司。按照“政府主推、企业主体、市场运作”的原则,崇州市供销社组建了“成都蜀之稼电子商务公司”,具体落实农村电子商务各项工作。通过整合全市农特产品,开展农产品电商业务、线下营销、基地合作等经营活动,并对农村电子商务的上线交易、线下包装、物流配送的各个环节进行梳理。

“我们自己运营电商平台非常不容易,不仅运营成本高,而且因为产品比较单一,满足不了顾客多样化的需求,要扩大客户群并不容易。”园区负责人冉启斌介绍,“西蜀粮仓崇州味道”上线,可以大大降低参与电商的成本,“虽然现在这个平台带来的订单还不是很多,但随着‘崇州味道’作为崇州土特产的一个整合品牌的打响,相信以后会改善。”

“赚一年亏一年平一年,三年一个大循环。”对于中山不少生鱼养殖户而言,这是一个难以打破的经营怪圈,其中就与生鱼养殖户大多是个体小农“单打独斗”,又经常遇到饲料经销商哄抬养殖成本,加上鱼商控制生鱼市场、压低销售价等原因密不可分。

加大电商基础设施建设。一是依托四川省供销社电子商务示范县项目,投资1100余万元,新建农村电子商务运营服务中心,中心总建筑面积2100平方米,于2015年7月正式投入运营。中心具备两大服务功能:为崇州农产品生产企业、合作社和个人开展电子商务创业提供技术支撑服务;为农产品生产企业及个人等提供电子商务孵化,产品代购代销、物流等服务。二是在10万亩示范区集贤乡山泉村、白头镇五星村、土而奇禽业专业合作社、丰乐专业合作社新建农特展示体验馆。三是在全市新建100个农村电子商务服务站,为当地农民提供网上代买各种商品,网上代卖当地特色农产品,代收快递、便民取款等服务。

除了降低成本外,黎元康还体会到了这个联合社电商平台的另一好处:今年崇州燎原乡的宝石梨在外包装上上升了一个档次。“联合社为我们设计了新的包装盒,更加清爽大方。”联合社理事会主任万朝银说,在初期阶段,联合社为上线的产品免费提供设计包装,以鼓励更多本地农产品参与进来,“农产品走电商渠道,必须注重包装和营销。”

近期,三角镇悄然兴起了一家东边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该社联合镇内的生鱼养殖户,融入现代农业技术与管理理念,通过与中山火炬职业技术学院签订技术开发协议,延伸生鱼养殖产业链,开展了生鱼副产品深加工及产品开发,成功研发生鱼肉肠、鱼骨饼干等特色深加工产品,有效改变了农户在“散户时期”量大利薄的窘迫。

搭建地方平台。供销社引领搭建了“西蜀粮仓•崇州味道”“天府农特网”“土而奇”“宫保府”等电子商务平台,为农业专业合作社、家庭农场、种养殖大户提供农产品线上销售和推广服务。上线产品涵盖了富有崇州特色的“土而奇虫草鸡•蛋”“宫保府生态猪肉”“怀远籐编”“道明竹编”等系列产品。

最近,联合社还与京东达成了入驻协议。“双方最终商定,由联合社支付15万订金,在京东商城开设‘崇州农产品专馆’,销售几十种崇州本地的农产品,若在规定时间内达到了京东设定的销售总额,可以拿回订金。”万朝银说,如果是合作社单独去跟京东谈,每家都需要支付5万元的订金,对不少合作社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费用,“今后我们还将以同样的方式,进入淘宝、天猫等多个知名的第三方电商平台,为崇州本地农产品拓宽销售渠道。”

该社的负责人说,产品生产成本昂贵,尽管成功开发了众多产品,但是在为农户提高效益方面迎来了另一个瓶颈——销售。

开展农村电商人才培训。崇州供销社与四川省商贸学校、省农村电子商务研究所合作,结合崇州实际,编写了《崇州市农村电子商务实务》,教材内容涵盖了电子商务概论、电商平台开发、案例介绍、网点美工、管理等方面,成为崇州市开展电商人才培训的教科书,已印刷并发放了两批次共1000册培训教材。同时,积极组织各涉农企业、合作社、电商服务站等相关人员参与电子商务人才培训,目前已举办16期电子商务人才培训会,培训电商人才近600余人。

在入驻方式上,合作社可以选择自主经营,也可以交由交易平台经营。“自主经营的模式下,我们只是提供一个平台,合作社自己处理订单,运作成熟后平台将收取一定的交易费;如果交给我们来经营,合作社只需要在有订单的时候按时按质提供产品,产品后期的运送和售后服务都交给我们来处理,合作社只收取固定的产品费用。”万朝银说。

搭上“顺丰”车,网上可点单

积极与企业开展合作。2017年,崇州供销社积极加入全国供销总社自建的“供销e家”大平台,探索社企合作的电商新模式。通过指导土而奇电商团队积极参与“供销e家”经营业务,同时,依托土而奇生活超市,在超市开辟专区作为“供销e家”崇州优质农产品及地方特色手工艺品线下体验馆。

像东边水产养殖专业合作社一样,火炬区由种植香蕉、番石榴等农户组成的龙业农业合作社也存在销售问题。为了拓宽销售渠道,他们同时将目光投向了电子商务平台。

电商平台取得的成效

日前,由中山市农业局牵头,上述两个合作社与顺丰速运进行了对接洽谈,探讨如何让合作社农产品进驻顺丰嘿客便利店,拓宽农产品的销售渠道。

2015年以来,崇州供销社有序推进了农产品电子商务工作。一方面,积极与产地农民专业合作社、农产品经纪人、种养殖大户保持密切联系,组织工作人员实地走访调查,收集整理农产品信息,不断更新完善农产品数据化电商平台数据;另一方面,组织有关人员参加各类电商培训,学习电商专业知识,探索农村电商发展模式。同时,市社领导下基层,跑市场,积极在全国范围内与各大农产品批发市场对接。

顺丰嘿客在中山市拥有数十个网点,上述合作社的农产品成功进驻该店,市民就可在网点内查阅相关产品目录,并进行点单,等候产品配送上门。如果该模式效益明显,下一步这些农产品的“菜单”还可在嘿客系统内进行全国联网,将中山农产品的顾客群体扩展到全国。

通过努力,崇州市的电商模式得到了全面推广。全市目前已有近20家农业经营主体、家庭农场、农民专业合作社开辟了网上销售渠道。“土而奇鸡蛋”“宫保府猪肉”“宝石梨”“红提”“布朗李”等系列产品均取得了不错的网络销量,2016年全市各类农特产品销售额近1700万元。

东边合作社的负责人认为,与嘿客合作,可以打破市场的空间局限,大大拓宽该社各种产品的销售渠道,使得产业链的延伸能够有用武之地。

2015年崇州市被全国供销总社评为全国电子商务示范县,在全省率先新建电子商务运营服务中心并成功举办了全省供销社现场会,电子商务工作在全省范围内走在前列。

尽管中山农产品进驻顺丰嘿客便利店的模式前景较好,但合作双方还有很多细节需要敲定。例如,进驻嘿客有一定的门槛,除了需要有相应规模的注册资金、合法的注册商标外,通过嘿客销售的每一批农产品,也都要由有资质的机构进行食品安全检测。

在崇州市委、市政府高度重视下,该市农村电子商务在创业培训、网店孵化、公共服务建设等方面走在省、市前列,逐步形成初具特色的“政府引导+企业主导+网店先导”模式,为今后大发展奠定了坚实基础。

澳门金莎,农产品打入顾客“朋友圈”

存在的主要问题

中山市农业局的邓业生从事农业经营管理工作多年,他表示,农产品要追求更高的附加值,打入外地市场是必由之路。所谓“物以稀为贵”,农产品在本地市场很难让消费者感到“稀罕”。近年,中山市不少农户都在探索农产品走向市外市场的道路。

崇州市农村电子商务的主要目标是解决农产品网上销售问题,但是农产品网销之路依然面临各种困难,全市
“互联网+” 发展水平仍然不高,各项机制尚未健全。

来自三角镇的洪林农场,是一家以种植翡翠大蜜枣为主的特色农场。最近,该农场也产生了“触电上网”的念头,与广州一家网络推广公司合作,由后者充当“军师”,为洪林农场将产品打入顾客微信“朋友圈”出谋划策。在宣传公司的策划下,该农场一改以往“口碑相传”的被动宣传,在线下通过扫描二维码送鲜果品尝等宣传手段,配合线上的微信朋友圈发布宣传文章,以及关注即可抽奖等手段,扩大该农场在中山市内外的知名度,从而扩宽农场的市场范围以及增大销量。

(一)本土电商平台知名度不够。崇州供销社旗下的电商平台如“天府农特网”和“天虎云商崇州农特馆”,合作创办的平台“西蜀粮仓•崇州味道”等电商平台由于创办时间较短,虽然经过多次电商专题活动的宣传推广,每日的点击量也在100以下,导致电商平台自身发展缓慢。

打造“中山农产品一条街”

(二)本土“拳头”农产品未形成规模化种植。崇州市一直是农业生产大县,近年来也涌现出了一批知名度和经济价值较高的农产品。如“宝石梨”、“红提”系列葡萄等水果的种植面积较小,往往在线下就销售完毕,其存货量无法达到上线销售的要求。

“中山农产品要打入市外市场,不一定就要走出去,也可以让顾客‘走进来’。”邓业生说,中山市拥有众多旅游资源,每年也有大量游客来到中山。

(三)缺乏高级电商人才。崇州供销社自2015年以来,组织了多次电子商务专题培训,受训超过1000人次,但电子商务所需要的计算机操作、美图、美工和运营管理等高级人才依然缺乏。

位于南区的旭景农业科技园,就是拥有类似市场潜质的旅游景点。“每天都有好几辆载满市外游客的大巴去那里。”邓业生谈到,目前相关部门正在筹备与旭景农业科技园合作,在该园区开设“中山农产品一条街”。

对策建议

按照设想,科技园将做好配套设施的建设。有兴趣的合作社或农户则到这里租用摊位,进行农产品销售。

崇州市农村电子商务正处在起步阶段,若能抢抓机遇,通过快速精准发力,把农村电子商务做大做强,必将有利于加快农产品标准化生产、市场化销售、品牌化经营步伐,推动农村经济转型升级。为此,提出以下建议:

这种将全市众多名优农产品集中起来的销售方式,将让中山市外游客在短短的游玩时间内,遍购中山各大镇区的特色农产品。

(一)继续强化农村电子商务工作。电子商务是最有发展前景的新兴产业和朝阳产业,应把农村电子商务作为转型发展的“新引擎”来培育,坚持“市场主导、政府推动”原则,以“土而奇虫草鸡•蛋”“宫保府生态猪肉”“宝石梨”“红提”等地方特色农副产品为重点,大力实施“精准电商脱贫”计划,推动农产品供给侧改革。

和田水稻合作社点击鼠标卖大米

(二)创建一批“地方知名”的网销品牌。“让好产品卖上好价钱”,生产“好产品”是基础,打造“好品牌”是关键。要通过发展农村电子商务,以销促产,倒逼农产品提质增效。主要通过顺应“品牌电商化,电商品牌化”趋势,坚持“企业主体,市场主导,政府推动”,实施好区域品牌发展战略,迅速改变品牌建设“小、散、乱”局面。支持有影响的第三方电子商务平台开辟崇州产品专区,全方位打造特色鲜明、优势明显、市场占有率高的拳头品牌,加快农业产业转型升级、推动现代农业提质增效和实现农民就业增收。

耿向文

(三)完善农村电子商务服务机制。优化公共服务是加快供给侧结构性改革的重要内容,也是构筑农村电商良好生态环境的关键。一是优化服务。推动农村电子商务资源整合优化,形成发展规模效应。培育、引进第三方服务企业,为电商提供软件开发、业务咨询、数据分析、网店建设、产品包装、市场推广、委托运营等专业化服务;二是强化监管。通过完善网络经营主体数据库、制定“电子商务产品质量监督管理办法”、推动电商领域诚信体系建设等,探索建立风险监测、网上抽查、源头追溯的监督机制。

走进黑龙江省绥滨县和田水稻种植专业合作社销售部,只见门厅里堆放着成垛包装精美的大米。再往里走,就是一间摆着4张桌子的办公室。几名二十多岁的姑娘分别坐在电脑前,手握鼠标,聚精会神地浏览着电脑屏幕,不时敲打着键盘。

总之,通过各种行之有效的办法,力争使农村电子商务成为崇州市产业升级、大众创业、精准扶贫有力推手。

“这都是我们招聘的网络销售员,现在合作社每年通过这几台电脑销售出去的大米就得有100万斤,估计今后这个数字还会增加。互联网真是给我们提供了一个很好的销售渠道呀。”

随着互联网的大发展,电子商务悄然兴起。虽然这种经营模式被很多大公司采用,但位于绥缤县边陲小城的农民专业合作社能利用互联网开辟出一条产品销售新渠道,还真是个新鲜事。

绥滨县地处北纬47度,紧靠没有污染的黑龙江沿岸。充足的日照、黑龙江水灌溉和肥沃黑土地的滋养,种出的优质大米其他市县无法比拟。由于绥滨县种植结构调整已接近最合理的目标,今后仅靠提高粮食产量实现农民增收的空间越来越小了,走通过生产优质米增加效益之路已成必然。在这种情况下,绥滨县老村干部杨成甫牵头成立了和田水稻种植专业合作社,吸纳会员212户,全部实行订单农业。入社会员按照合作社的要求,进行统一种植、统一管理、统一加工、统一销售,专门从事绿色和有机稻米生产。

农产品销售,一靠品牌,二靠平台。合作社严格按照有机和绿色食品生产操作规程,自主开发了“绥滨大米”和“绥望大米”两个品牌。可“好酒也怕巷子深”,毕竟绥滨县位于祖国边陲,且这两个品牌大米的知名度也没有五常大米的名声响亮。虽然米质很好,但要得到全国消费者的认可,仍有一段路要走。

为了打开销路,合作社首先建立了“绥滨大米”和“绥望大米”两个官方网站,并在哈尔滨、北京、上海、广州等地先后建立了10个地面销售店。去年,又在中国网库、省政府创建的黑龙江绿色食品商城等多个交易平台开通了电子商务,并在淘宝、微商城等建立了销售店铺,注册微信公众号,招聘电子营销人员,实现了管理信息与销售信息现代化。地面店与网络销售相结合的销售方式,逐渐使绥滨大米打开了全国市场。在去年合作社销售的400万斤有机和绿色富硒大米中,有100万斤是通过“点鼠标”卖出去的。其中张家口市一家米业公司通过网络一次性就买走8万斤绥滨大米,并把绥滨作为今后该公司的原料生产基地。

为了让各种农产品都能走向全国,和田水稻种植专业合作社还吸收县内8家合作社,形成了“合作社联合体”,对其他合作社的农产品“兼收并蓄”,利用电子商务平台抱团闯市场,让绥滨这些地处偏远的合作社与全国农产品的经营者站在同一个起跑线上。

崇州农产品电商交易平台带“火”了合作社销售

张飒 蒋君芳

6月下旬,四川崇州市燎原乡的宝石梨正式进入采摘季节。除了传统的商贩集中收购、消费者入园采摘等方式,今年当地果农开始尝试电商销售。“搭桥”的,正是当地供销联社搭建的电商平台。

经过一段时间的试运行,6月19日,崇州市第一个农产品电子商务交易平台“西蜀粮仓崇州味道”正式上线开通运营。为了更好地运营该交易平台,崇州市供销合作社控股成立了崇州市供销合作社联合社,作为运营主体。目前,崇州本地已有12家合作社在该平台上线销售。

这个有着政府色彩的电商交易平台,让不少想进入电商领域的农业合作社加快了脚步。

“都晓得这些年电商火,我们也想搞,但是合作社能力不够,一来没有足够的运作资金,二来也没有懂行的人。”崇州市燎原乡宝石梨种植协会会长黎元康说,最近合作社一直在动员有知识的青年回来,为将来自己运营电商做铺垫,“这次借助政府搭的台子,可以深入了解下电商这个领域,积累经验,以后条件成熟可以自己运营一个平台。”

“土而奇”白头创意农业园区产的土鸡蛋,是当地比较有名气的农特产品。尽管园区自己的电商平台已经运营了一段时间,但“西蜀粮仓崇州味道”上线时,园区仍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加入。

“我们自己运营电商平台非常不容易,不仅运营成本高,而且因为产品比较单一,满足不了顾客多样化的需求,要扩大客户群并不容易。”园区负责人冉启斌介绍,“西蜀粮仓崇州味道”上线,可以大大降低参与电商的成本,“虽然现在这个平台带来的订单还不是很多,但随着‘崇州味道’作为崇州土特产的一个整合品牌的打响,相信以后会改善。”

除了降低成本外,黎元康还体会到了这个联合社电商平台的另一好处:今年崇州燎原乡的宝石梨在外包装上上升了一个档次。“联合社为我们设计了新的包装盒,更加清爽大方。”联合社理事会主任万朝银说,在初期阶段,联合社为上线的产品免费提供设计包装,以鼓励更多本地农产品参与进来,“农产品走电商渠道,必须注重包装和营销。”

最近,联合社还与京东达成了入驻协议。“双方最终商定,由联合社支付15万订金,在京东商城开设‘崇州农产品专馆’,销售几十种崇州本地的农产品,若在规定时间内达到了京东设定的销售总额,可以拿回订金。”万朝银说,如果是合作社单独去跟京东谈,每家都需要支付5万元的订金,对不少合作社来说,这是一笔不小的费用,“今后我们还将以同样的方式,进入淘宝、天猫等多个知名的第三方电商平台,为崇州本地农产品拓宽销售渠道。”

在入驻方式上,合作社可以选择自主经营,也可以交由交易平台经营。“自主经营的模式下,我们只是提供一个平台,合作社自己处理订单,运作成熟后平台将收取一定的交易费;如果交给我们来经营,合作社只需要在有订单的时候按时按质提供产品,产品后期的运送和售后服务都交给我们来处理,合作社只收取固定的产品费用。”万朝银说。

网站地图xml地图